<em id="izepd"><ol id="izepd"></ol></em>
<sup id="izepd"><menu id="izepd"></menu></sup>

          <sup id="izepd"></sup>

          <progress id="izepd"><tr id="izepd"></tr></progress>
          <dl id="izepd"></dl>
          <dl id="izepd"><ins id="izepd"></ins></dl>

          <em id="izepd"></em>
          言情小说网 > 四重分裂 > 第一百五十九章:间奏

          第一百五十九章:间奏

                  少女轻轻叹了口气,嘴角的弧度逐渐敛去,声音无喜无悲?#39608;?#22914;果我没猜错的话,哥哥你除了这些无关痛痒的话之外应?#27809;?#26377;其它事想要对我说吧?”

                  “呵呵,我亲爱的妹妹啊,你……”

                  “比如说~”白复今温和地打断了对方的话,淡淡地问道?#39608;?#26032;的一轮交易?”

                  电话对面那戏谑?#30007;?#22768;戛然而止。

                  一阵诡异的沉默过后,就在不久之前正式被确立为继承人身份的白复熙冷冷地回答道?#39608;?#26159;的,我的确有几个建议想要跟你聊聊。”

                  “?#19968;?#32771;虑的,回头联系你。”少女甚至没有问对方的‘建议’是什么,便随?#27490;?#25481;?#35828;?#35805;,然后缓缓站起身来抬头仰望着天空,没有繁星点缀的后者并?#24187;?#20029;,但却足够应?#21834;?

                  ?#35805;?#35065;在雪色风?#36718;?#30340;身躯在夜幕下显得?#34892;?#21333;薄,那纤细的背?#30333;?#20250;给人一种仿佛随?#26412;?#35201;倒下的错觉,但仔细看去却依然高傲而?#25163;薄?

                  苦心经营的一切在转瞬间被毁于一旦,原本自以为会难以承受的少女?#34892;?#24847;外地发现自己依然保持着前所未有的冷静。

                  这理应让她产生困惑,但她却在这份疑?#39318;?#29983;而出的瞬间条件反射般地得出了答案。

                  “果然,是因为我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局么……”

                  白复今?#34892;?#22833;神的低声呢喃着,仿佛刚刚从一场大梦中恢复神智的初醒者。

                  她?#27604;?#29468;到了自己那位哥哥并不会?#20384;?#23454;?#26723;?#36981;守承?#21040;?#33258;己的功劳与成绩公之于众,?#22969;?#20010;人都认识到‘白复今’并非一只足够华丽的花瓶。

                  她?#27604;?#30475;透了白复熙那龌龊?#30007;?#24605;与对自己日益增加的忌惮与警惕,也早料到了对方绝不愿意让自己得到任?#25991;?#22815;发挥价?#26723;幕?#20250;,毕竟如果真在‘价值’方面较真的话,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自己都要比对方优秀太多了。

                  历史上有太多渡人过河的桥最后被拆得一干二净,也有太多手足至亲互相残杀到体无完肤。

                  这种完全没有丝毫新意的发展简直乏味到让人犯困。

                  【为什么呢?】

                  白复今在心中质?#39318;?#33258;己,既然已经猜到了一切,但为什么自己却始终没有做出任何应对措施,只是仿佛?#25947;恢?#24773;般地走到了今天呢?

                  【应对不了么?】

                  少女在心中浮现出这个想法的瞬间便将其推翻,笑话,就算自己只是以‘?#30333;印?#36825;一身份操控着有限资源、人力与物力,但仅凭这些也足够将某个高不成低不就的伪阴谋主义者玩弄于股掌之中了,且不说她早就已经看透了白复熙的想法,就算只给她刚刚那十分钟的操作时间,这位少女都有无数个方法让局势脱离自己那位哥哥的?#29942;亍?

                  其?#30340;?#24597;是现在,白复今都能够在三个电话之内让自己那位意气风发?#30007;?#38271;万劫不复。

                  所以答案已经很清晰了。

                  她只是太过于天真了而已,尽管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白复今都是一个心思缜密、冷酷无情、偏爱斩草除根的‘坏人’,但她心中却依然还有一片柔软的地方。

                  那里有她的家人、她的梦想、她的原则、以及她一切美好的东西。

                  所以白复今选择了天真、选择了相信、选择了无动于衷、选择了一条几乎于愚蠢的道路,而?#19968;?#26159;在这份愚蠢是‘已知’的前提下。

                  或许她只是想给自己一个借口,一个能够磨灭自己本性,心甘情愿地接受命?#35828;?#20511;口。

                  也是一场赌博,一场白复今这辈子从未有过的、成功率不足十分之一的、近乎于荒谬的赌博。

                  赢,证明自我价值,辅佐自己的父兄为白氏集团鞠躬尽瘁。

                  输,彻底?#29260;?#25191;念,试着以另外一?#20013;?#24577;去享受这段人生。

                  并且坚守原则,不对自己?#30007;?#38271;做出任何的针对、坑骗或攻击行为。

                  不伤害自己的家人,?#21069;?#22797;今为数不多的底线之一。

                  ?#35857;前?#22797;今就这样预料之中的输掉了,被正式确定为继承?#35828;?#30333;复熙没有丝毫犹豫便将她一脚踢开,独占了这些年来自己的?#30333;印?#22969;妹、智囊创下的所有功绩。

                  按理说这场荒诞、牵强且不符?#19979;?#36753;的闹剧在这一刻已经可以落幕了。

                  但是……

                  “或许我应该再好好确认一下自己的想法呢。”

                  仰望着夜幕中那点点繁星,感受着空气中的微微?#25346;猓推?#20182;人一样从来都没有真正正视过自己的白复今忽然低声呢喃了一句,那平静淡雅的目光深处正翻涌着一缕不易察觉的扭曲。

                  她基于自己的‘心’做出了选择,但真的走到了这一步后,白复今却发现自己并未释?#24359;?

                  没有人认同、没有?#27515;?#35299;、没有人在乎、没有人重视、没有人珍惜她的价值,而此时?#19997;?#30340;现在,甚至就连自己都即将因为一个荒诞的理由否认自己,然后假装坦然的过完一生。

                  【我真是太糟糕了……】

                  将手中早已冷却的红茶一饮而尽,少女眼中的迷茫与彷徨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则是某种近乎于疯狂的执念。

                  直到现在为止,白复今都没有想要得到或索取些什么,也从来都没有什么过分的愿望。

                  证明自己,并获得认同。

                  仅仅只是为了这种听起来惹人发笑的理由,少女已经付出太多了。

                  她幽幽地叹了口气,转身回到了温暖的屋子里。

                  在那仿佛错觉般的惊鸿一瞥中,白复今似乎已经从自己的灵魂中找到?#22235;?#31181;答案。

                  “阿晴,最近不要让任何一个?#27515;?#25171;扰我。”白复今对静静侍立于不远处的女孩?#24895;?#36947;,后者显然并没有乖乖听话的去独自去玩游戏,而是一直在这里等到现在。

                  “好的,小姐。”

                  “我最近可能会玩的疯一些,彻底给自己放个假。”白复今亲昵地对阿晴笑了笑,然后便带着那缕尚未散去的寒意从后者身边经过,缓步走向自己的房间。

                  阿晴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26149;?#20687;并不是对方身上那略显冰冷的温度所致。

                  似乎察觉到了阿晴?#30007;?#35768;担心,白复今忽然止住了脚步,沉默了半晌后才轻声开口道?#39608;?#21035;在意,我只是需要想通一些事情而已……”

                  ……

                  时间回到现在

                  在游?#20998;?#21517;为加雯的少女自嘲地笑了笑,她第一次?#34892;?#35752;厌这个过于真?#26723;?#28216;戏,也同样开?#32487;?#21388;起想要回到这里喘口气的自己。

                  她真的想救那位亲王?#30007;?#21629;么?

                  并不是,加雯心里很清楚,她只是想要在这一方虚拟世界中得到一份慰藉罢了,只是一种毫无意义的自我满足而已。

                  而讽刺的是就连这种在她眼中堪称逃避的行为都没有收到丝毫成效。

                  别说被肯定了,对方甚至连说第二句话的机会都没有给他。

                  灵魂深处那个疯狂?#25509;?#30528;的声音又开?#24049;?#40483;了起来,极力想要让她去解放那‘真实’的自己。

                  她不?#26432;?#20813;的动摇了。

                  然后……

                  只听一声闷哼从外面传来,紧接着便是数道?#22238;?#30340;飓风从四面八方呼啸而至,加雯下意识地蜷缩起自己的身体,然后只觉得身体骤然一轻,整个人竟是在刹那间被一股巨力狠狠地掼到了墙壁上,并不真切的痛感从四肢百骸蔓延而出,这是她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中感受到疼痛。

                  仅仅只是一次攻击的余波,便让她百分之七十的生命值瞬间消失。

                  她强忍着身?#31995;?#37240;痛在一片瓦砾后抬起头来,一眼便看到?#22235;?#20301;据说是法神学徒的高?#35013;率?#27861;师路德·金正摇摇欲坠地站在大厅中央,那身颇为华丽的法袍上正往外渗着大片鲜血,身前两面?#20102;?#30528;五彩光华的魔法屏障已经被?#35946;?#20102;大半,看上去根本没有发挥出丝毫作用。

                  而断了一只手臂?#30446;?#36798;·伯?#26410;?#26102;正面色苍白地站在路德身后,他用另一只手死死地捂着自己的伤口,?#25104;?#20805;满了恐惧与愤怒。

                  加雯微微眯起了双眼,屏住呼吸?#37027;?#36466;了下去。

                  “加洛斯!”

                  康达亲王的怒吼声从不远处炸响?#39608;?#24052;特·加洛斯!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吗?”

                  加雯伏在地上谨慎地向外面看了一眼,只见门口处那个身着深青色法袍,面容儒雅的中年男子冲康达眨了眨眼?#39608;?#22909;久不见,亲王殿下。”

                  “回答我的问题,公爵!”康达死死地盯着对方,厉声喝道?#39608;?#36825;一切的作俑者究竟是不是你?”

                  两枚不断旋转的紫色六芒星忽然出现在了这位亲王身侧,与此同时还有一道虚幻的绿色光晕为他止住了血,那是法拉的学徒路?#36718;?#20110;默发完成的高?#35013;率?#39764;法。

                  而加洛斯却并没有回答康达的质问,而是微笑着冲路德拍了拍手,赞扬道?#39608;?#22312;不引起任?#25991;?#21147;干扰的情况下默发出【叠动双生星】与【生命回路】两个高阶魔法,路德·金先生在?#29575;?#26041;面的早已果?#24187;?#19981;虚传。”

                  “过奖了,公爵阁下。”路德不温不火地回了一句,随后伸手在身前一抹,五枚萦绕着红、蓝、紫三色光晕的?#34935;残偉率?#39134;弹瞬间出现在他周围,仿佛一道道绮丽绚烂的流?#21069;?#19978;下翻飞?#39608;?#19981;知您可否?#28982;?#31572;亲王殿下的问题呢?”

                  加洛斯这才将目光转移到了路德身后那目眦欲裂?#30446;?#36798;身上,后知后觉地行了一个抚胸礼?#39608;?#24744;猜错了,殿下,我并非您口中那所谓的‘作俑者’。”

                  温文尔雅的语气,一丝?#36824;?#30340;礼节,如果这?#36824;?#29237;在一分钟之前并没有随手驱使飓风斩落康达一只手臂的话,后者甚至都不会察觉他与过去那位加洛斯大公究竟有何不同。

                  “难道是加拉哈特元帅……”康达知道对方此时?#19997;?#24182;没有对自己说谎的理由,所以也没有质疑加洛斯刚刚那句回答,只是提出了另一个猜测。

                  “不是。”

                  一阵令人心神不宁的寒意悄然降临,加洛斯背后的木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屋内?#30446;?#36798;、路德以及隐藏在暗处的加雯同时向那里看去……

                  那是一位坐在轮椅?#31995;?#40657;衣年轻人,他戴着一张覆着上半边脸的黑色面具,那双宛若深渊般的黑眸无法被读取任何情绪与信息,苍白到?#34892;?#30149;态的面色似是?#34892;?#24980;悴,嘴角则?#26131;?#19968;缕若有若无的微笑。

                  在后面推着轮椅的则是一位与加雯种族相同的暗精灵少女,她身着一套并不算起眼的黑色皮甲,长长的银发简单地束在身后,那张清冷而美丽的面孔没有丝毫表情,从头到脚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

                  路德的表情疑惑而警惕,这位深?#37117;?#20986;的高阶法师对面前这两个人并没有什么印象。

                  但康达却是第一时间认出了这两位不速之客,他恶狠狠地盯着那位坐在轮椅?#31995;哪?#36731;人,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恍然之色,缓缓开口道?#39608;白?#29237;……”

                  “是我。”墨微微点头。

                  “难道这一切的作俑者其实是……”

                  “是我。”

                  ?#21543;?#23475;奥西?#25346;?#29239;并诬蔑他叛国的人也是你?”

                  “是我。”

                  康达牙关紧咬,颤声道?#39608;?#25105;早该猜到的,你出现的时机太巧妙了,而且之前那次主动请缨也……”

                  “猜不到的。”墨却是轻声打断了对方的话,笑道?#39608;?#22914;果不是我现在以这种姿态出现在?#22235;?#38754;前,您不会猜到是我的,亲王殿下,刚才那番言论只是您的后知后觉罢了。”

                  康达不屑地哼了一声,右手?#37027;?#22320;放在了自己的领口处。

                  与此同时,环绕在路德身边那五枚?#29575;?#39134;弹也骤然消失在原地,随后在下一秒出现在了加洛斯、墨与?#38816;?#23707;三人背后。

                  “抗拒之风。”加洛斯却只是轻轻打了个响指,其中四枚高度压缩过的?#26149;習率?#39134;弹便被一道看似薄弱的风幕弹开了。

                  那其中一?#26029;?#21521;?#38816;?#23707;的漏网之弹则是在下一秒被两把长剑凌空?#20102;椋?#25658;夹着影?#20303;?#24433;霜两种伪元素的?#36234;!?#22812;雨】、【寂归】在半空中抖出了数朵剑花,随后被一脸冷漠的暗精灵少女反手送回?#25163;校?#21487;见前者在这段日子中又有了长足的进步。

                  “一人一个。”墨轻描淡写地对两人命令道?#39608;八?#25112;速决。”

                  人?#21543;?#21160;,在无数由风元素交织而成的魔力镰刃出现在路德面前时,前一秒刚刚融入进阴影中的少女也?#22238;?#22320;出现在了康达身后。

                  路?#36718;?#22260;那两层魔法盾顷刻间轰然爆碎。

                  “是。”

                  【叠动双生星】中的一枚也在瞬间被一剑捅穿?#22235;?#21147;枢纽。

                  “知道了。”

                  第一百五十九章:终

            http://www.nft.tw/html/113/113508/25917415.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nft.tw。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
          江苏体彩七位数

          <em id="izepd"><ol id="izepd"></ol></em>
          <sup id="izepd"><menu id="izepd"></menu></sup>

                  <sup id="izepd"></sup>

                  <progress id="izepd"><tr id="izepd"></tr></progress>
                  <dl id="izepd"></dl>
                  <dl id="izepd"><ins id="izepd"></ins></dl>

                  <em id="izepd"></em>

                  <em id="izepd"><ol id="izepd"></ol></em>
                  <sup id="izepd"><menu id="izepd"></menu></sup>

                          <sup id="izepd"></sup>

                          <progress id="izepd"><tr id="izepd"></tr></progress>
                          <dl id="izepd"></dl>
                          <dl id="izepd"><ins id="izepd"></ins></dl>

                          <em id="izepd"></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