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izepd"><ol id="izepd"></ol></em>
<sup id="izepd"><menu id="izepd"></menu></sup>

          <sup id="izepd"></sup>

          <progress id="izepd"><tr id="izepd"></tr></progress>
          <dl id="izepd"></dl>
          <dl id="izepd"><ins id="izepd"></ins></dl>

          <em id="izepd"></em>
          言情小说网 > 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 > 343 人无再少年(大结局)

          343 人无再少年(大结局)

                  第21章:

                  “?#33579; ?#22826;后眼中闪过暗芒,等这一天她已经等的更?#33579;?#20146;生儿子的死亡都抵不上她对这权利的疯狂,尤其执政的这些日子,她深深感觉到了权利的诱惑。

                  刘国公一拱手,披风扬起,便走出了大殿,太后立在刘国公身后,双手抚过身下的凤座,眼里尽是贪婪。

                  然而她还没有安静多?#33579;?#38745;谧的宫中突然被一阵脚步声打乱,太后登?#26412;?#24789;的回头,?#22270;?#39640;殿之中,一道带血的尸体被丢到了她的面前,太后定睛一看,便是云氏惨死。

                  “你!”太后回眸看去,便见东宫流云带领重兵冲进她的翊坤宫,将这宫里的人全部包围起来。

                  刘太后?#34892;?#24908;张,“你,你怎么进来的?#20426;?

                  东宫流云回眸一看,便是琉璃郡主低头立在那里。

                  “好你个琉璃!哀家哪里对不住你!你要这样对待哀家!”

                  琉璃郡主低垂着头面色沉重,太后见她?#20976;?#35805;,上前两步就要靠近她,琉璃慌忙又后退了几步,东宫流云快走几步拦了过来,宽阔的胸膛便将二人阻隔开。

                  “母后,你当真以为就你这点人马,也能胜的了三哥吗?#20426;?

                  太后忽?#24187;?#35270;一笑,“流云啊,真不知该说你什么。”

                  东宫流云凤眸含笑,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刘太后,太后将信上下看完,?#25104;?#30331;?#26412;?#21464;了,拿着信退后几步说什么也不肯相信,“这,这怎么可能呢?!”

                  ?#38712;?#20040;不可能?母后你派凤按察使和?#36234;?#20891;领兵包围了元京外,难道你以为我们没有察觉?#20426;?#19996;宫流云忽而将手中的长剑抽了出来,将太后惊得又是后退了几步,“耶律将军早已埋伏在关外,只待他们?#34892;?#21160;,便会将其一网打尽!”

                  “耶律奉天!”太后仰天长啸,忽而气的捂住胸口吐出一口血来,到底?#20146;?#24049;的姑母,琉璃郡主不忍心,上前几步便将她扶住,却被太后猛推一把跌倒在地上。

                  “他同冥王老死不相往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听他号召!”仍旧是不敢相信的去翻那信封确认,可信上的笔记她在熟悉不过。

                  “家国面前,个人恩怨又算的了什么呢,母后你未免太过自信了。”东宫流云手扬起剑,暗青色的眸又有转为红色的征兆,“你二十三年杀我生母之仇,我今日总算能报了。”

                  太后捏着信,整个人已经了无生气,想到方才冲出去的刘国公,她又是一阵心寒,“你们,是?#30343;?#22312;皇宫外也布置了人马,就?#20154;?#21069;去?#20426;?

                  “母后若说的是国公大人,那?#20146;?#28982;。”东宫流云长剑执起,一剑便挑断了太后的筋脉,登时殿中鲜血横飞,琉璃郡主哭着冲了过去奖太后抱在怀?#23567;?

                  “八哥!算我求你,你就看着她这么多年没动你的份上,就留她一个全尸吧!”

                  东宫流云眉梢微挑,似多年的心结终于被挑开,扬手,便带着一群人走出了翊坤宫,令外头的人将整个皇宫都包围了起来。

                  一晚上的腥风血雨,侯飞凰在侯府等着也一晚上也?#20976;?#21548;到的消息太多,一大早的元京街头的百姓都在议论着昨夜元京城内的突变。

                  “凰儿?#20426;?#23627;外大雪纷飞,已经快晌午时分,东宫流云踏步进了侯飞凰的院门,将房门紧紧关上,同她说了昨夜生的事情。

                  耶律奉天早就领兵在外等着凤按察使和?#36234;?#20891;的人马,耶律将军宝刀未老将其一网打尽,还将凤按察使和?#36234;?#20891;当场斩,  这是城内,城外的安定侯的人马被秦央带领?#22902;?#39569;全部围剿,除了归顺的其余死伤无数。

                  凤按察使因涉嫌同太后密谋造反,判处全家满门抄斩,但因刘丞相此次有功,刘幽兰免于?#20976;潰?#21516;凤云?#26149;?#31163;以后被遣?#31361;?#20102;丞相府。

                  宇文无忧一直以来都是太后的良臣,在这次的事情之中也充当着重要的角色,且从他的府里搜出了不少太后私自定制的龙凤袍,看起来像是太后准备皇帝驾崩自己穿的,宇文无?#20146;?#28982;?#24808;阅?#21453;罪论处,昨夜掉胎的侯明溪也未能幸免,?#20976;?#27523;及全都判了处斩之罪。

                  至此,侯府里唯?#30343;?#19979;的人也就只有侯老爷和叶氏了,柳氏带着一儿一女回了乡,派去找的人硬是没有?#31361;?#28040;息,估摸着也已经躲起来了,侯飞凰倒是不担心柳氏,她见风头过了,侯府若仍处于不败之地,她自?#30343;?#20250;回来的。

                  ?#30343;?#20399;府会仍处于不败之地吗?侯飞凰看了一眼东宫流云身后的一队兵马,叹了口气,该来的总是来了。

                  ?#26263;?#25105;把祖母葬了吧。”

                  东宫流云点头,  看着侯飞凰同管家进去将老夫人的尸推到侯府的后院,又请了几个年轻力壮的下人,在墓园里挖了一块地,将老夫人葬好之后才从府里出来。

                  侯府的牌匾再一次被摘下,府内的东西也被一件又一件的搬出来,侯飞凰站在侯府门外,看着这熟悉的场景,却一点也没了前世?#20146;?#24515;的痛,只因她身后一个温暖的身体。

                  伞遮在她的头顶,也令她看清楚了自城门处而来的一匹骏马,清泉飞马过来,将一封信递到侯飞凰的手上,一擦汗,便跃了下来。

                  侯飞凰展开信封,信上磅礴的字体便映入眼帘。

                  “凰儿,父亲无颜见你,望你珍重,勿?#21834;!盿vv

                  只短短几个字,侯飞凰抬眸看着清泉,清泉叹了口气便道。“老爷说什么也不肯留下,昨日天刚亮,就同叶氏夫人离开了,一定要我到这时才将信送来给小姐。”

                  侯飞凰明白侯老爷的用意,也不想去纠结那么多,将信收好便上了前头东宫流云的马车。

                  三日之后,小太子登基,冥王封为摄政王,辅佐小太子处理政事,耶律奉天同为护国大将军,与冥王官居平等,二人仍是处于对等地位。

                  侯飞凰没有想到的是,秦央布守在外的人马竟是受了朝阳太子的相助,小太子登基以后也无以为报,只将琉璃郡主?#22270;?#32473;了朝阳太?#21360;?

                  那一日也正是凤府和宇文府两家的行刑之日,皇宫欢送琉璃郡主,侯飞凰却踏着大雪去了刑场,皑皑白雪,午时三刻?#22902;?#38451;也对这寒冷没有丝毫影响,刑场上的刽子手身着棉服,压着一个个衣着单薄的犯人?#20384;矗?#20063;不禁抖。

                  侯飞凰立在台下,同凤云?#22402;?#22312;一起的侯青莲一眼就看见了她,“侯飞凰,我就算死了,也绝不会放过你!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与你势不两立!”

                  侯青莲的嘶?#23433;?#27809;有什么作?#33579;?#22240;为穿的单薄,她声音都已?#34892;?#39076;抖,倒是一旁的宇文无忧,眼神木然的盯着前?#21073;?#20102;无生气。

                  “凰儿,凰儿。”

                  他喊了两句,眼中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后悔溢满?#27515;?#27700;,散乱的墨扬在鬓边,他一字一句道,“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午时已到,行刑!”

                  他才念完这句话,刽子手的大刀就落了下来,血飚了一地,那无头的尸体也在转?#24067;?#20498;了下去,侯飞凰叹了口气,回味着他方才的那句诗,乃?#20146;?#24049;第一次见他时,他正在吟诵的,如今他记?#20204;?#22312;死前念了出来。

                  邢台溢出大量的血令围观的百姓散了许多,侯飞凰看完这几人人头落地,也一点心情都没了,正打算回府去静静,没走几步却看到已经搬空?#35828;?#20399;府,侯府的牌匾已经被摘了,属于侯府的产?#30340;?#25214;到的账本也全都被国库收入充公。

                  她如今倒是好了,孜然一身,了无牵挂。

                  “这位小姐,风雪天大,可愿上我家小坐回回暖?#20426;?

                  她正立于风雪之中,头上就多了一个遮挡,一回头?#22270;?#19996;宫流云含笑站在自己身后,他身后停着一辆马车。

                  三日之后,侯飞凰风光大嫁,因太后之事出力有功,被封为一品?#20037;?#22827;人,每年从朝廷也拿不少的年俸,新皇本是要在元京之中给她另赐一座府邸,侯飞凰拒绝了,打定主意要同东宫流云回太平郡,当她的侯爷夫人,皇帝挽留无效,便也只好放她离开。

                  这一日风雪比起往日也小了很多,阳光透过乌云也渗出许多洒在人的身上,侯飞凰一身红衣面色端庄,刘慧也穿着深红长衫立在她的身前。

                  “妾身早晨出来?#26412;?#21483;王爷来?#36864;?#20320;们,可是王爷就是不来。”刘慧面带潮红,伤已经好的差不多,有东宫冥的悉心照料也令她春心萌动。

                  “无妨,王爷定是有他的事。”侯飞凰笑道,东宫流云已经坐在马车里,从后头一眼看去,马?#25269;?#22260;的人马多的数不清,还有不少装着皇帝御赐贡品的马?#25285;?#21069;头还有高头大马开路,这已是最高规格的送行了。

                  “凰儿,该走了。”东宫流云从马车中探出头,暗青色的眸之中敛了几分宠溺,伸手握住她的柔荑。

                  侯飞凰点头,看了一眼那高大的城楼,便同他一起进了马车。

                  刘慧站在马车身后,?#19981;幼排?#23376;,待前头的清泉喊了一声启程,这人马便渐渐的从城门外越去越远。

                  刘慧看着城楼处渐渐出现的黑色身影,又是叹了口气。

                  十年后,刘慧病死,冥王自此未娶,?#30343;?#30528;一个女儿聊度残生,从此也再未提起篡位之事,尽?#27597;?#20304;小皇帝,也成就了一段佳话。

                  收到刘慧的信,侯飞凰才终于明白,为何当年东宫冥会选择救自己,原来多年前他在相国寺对自己的提醒,以?#21543;?#21629;为他引蛊毒,还有?#30475;?#32416;缠着想要她以银子相助,并非他真的对朝野有野心,而是在东宫流云之前他就?#35328;?#20043;前来侯府时见过自己。

                  他早就找过天师,知道自己是东宫流云?#22902;?#23450;之女,才一直没有介入她与东宫流云之间,或也是觉得不?#24066;模?#20043;后的?#30475;?#20182;都在背后有意无意的帮助她。

                  侯飞凰将信收好便将其燃尽,刘慧已死,这件?#20081;?#19981;会再有别人知道了,同东宫冥已经多年未见,?#24908;?#20182;下半生能安然度过了。

                  “凰儿。?#22791;?#23558;信件烧掉,?#22270;?#19996;宫流云从外头进来,面带?#32769;?#30340;抱着一个两岁小孩。

                  ?#26263;?#20320;把沁儿还给我,我都没抱呢。”

                  从东宫流云伸手将孩童抢过去的是二人之子东宫长衾,已年方二十,东宫流云手中的正是二人的小孙女东宫沁。

                  “好啦,你就不要不要同长衾争了。”侯飞凰上前将小孙女儿抱了过来,?#25104;?#24050;是止不住的笑意,岁月并未再二人?#25104;?#30041;下任何菱角,如今面容一个依旧俊美,一个依旧美?#30149;?

                  “凰儿你怎么总是这么偏心。”东宫流云似心有不甘的将孩童递给东宫长衾,眼神带着醋意。

                  侯飞凰看着几人相视一笑,幸福不过于此。

                  侯飞凰再也没有收到过侯老爷的来信,自十年前城楼一别,他同叶氏去了哪里,如今过的如何,她一概不知,有派人去叶氏的老家找也一点消息都没有,倒是叶氏的父亲,如今在官场风生水起,已经进了元京入职了,逢年过节?#19981;?#24046;人送礼来太平郡。

                  柳氏带着一儿一女回乡以后什么也不会,也再难立足,来找侯飞凰之后在太平郡得了一处宅院,就带着儿女在太平郡立足了,侯文煜从商,侯倾歌嫁给了太平郡内一个员外,日子过的也算富足,同侯飞凰的关系虽?#20976;?#22992;?#33579;?#20294;也常来往。

                  二十年后,东宫流云焱毒作救治无效毙命,侯飞凰在床前守了三天,待他咽气时吞毒自尽,同他躺进了一口棺材。

                  太平郡侯由东宫长衾?#37026;?#19996;宫长衾带着?#20976;?#20799;女在堂前哭了一天一夜,等来了一位陌生的黑衣男?#21360;?

                  东宫长衾自父母驻守在太平郡后便再没离开过这里,即便是有宫宴也从未去过宫里,也不认得这位远道而来的贵客。

                  东宫冥一身黑衣仍旧是从前一般无与伦比的霸气冷峻,?#26029;?#19968;般的轮廓俊逸,岁月即是令他眼角多了周围,乌多了几丝花白,但仍旧能看出年轻时候的风?#20254;?

                  他从外头一步步走进来,东宫长衾?#30343;本?#24536;了问他是谁,也无人敢拦他。

                  “?#35828;埽?#20108;小姐。”他绕着棺木走了一圈,手缓缓摩挲着?#20146;?#27264;的棺门,一掌便将棺?#27597;?#25171;开,看了一眼又将棺?#27597;?#25918;下,对着前头的东宫长衾道。

                  “你爹娘的尸体,本王要带回皇陵安葬。”

                  说罢也不管身后?#39134;侠?#30340;人,带着棺材就出了侯爷府的大门。

                  东宫长衾这也醒悟过来,原来是当朝摄政王,他的三叔!追到外头去,但人已走远,只得叹了一口气,又?#24895;?#30528;用东宫流云及侯飞凰的衣冠入棺?#23616;?#20013;,在太平郡也入了一方沃土。

                  三月,阳春,东宫冥负手而立在皇陵外,看着那一块墓碑之上刻着的二人名字,他终是将二人合葬了,旁边刘慧的墓碑也清理的十分安静,墓园?#34892;?#22810;都已经?#30828;?#27178;生,只有这一处仍旧是干净的。

                  “王爷。”

                  疾风从外头进来,在他耳畔低语几句,东宫冥听?#35828;?#22836;看了一眼墓碑便朝皇宫去。

                  皇宫之中百岁殿,当年的幼年天子如今已经长成了二十多岁的青年,生的也有几分当年东宫寒的风采,眉眼之中同他也?#34892;?#30456;似,都是刀一般的眸似能看进人的心间。

                  “皇上?#24576;己?#20107;?#20426;?#19996;宫冥上前两步立在皇帝的身边,看着他将毛笔放下,起身那翩然的身姿。

                  “皇叔来了。”皇帝起身已是同东宫冥相当的身形,“其实有件事,一直困扰在朕心中良?#33579;?#19968;直不知该不该同皇叔说。”

                  东宫冥略一挑眉,便直接在皇帝身旁坐了下来,小?#39318;?#30053;略皱眉,已看得出几分不?#33579;?#19996;宫冥看见了也丝毫不为所动,“何事?#20426;?

                  “这几年藩国来犯都是耶律将军带兵击退,如今耶律将军年事已高,已是到了告老还乡享清福的时候,朕觉?#33804;?#26159;还?#22836;?#20182;倒是?#34892;?#24871;疚了。”他这般说着捂着自己的胸口,?#20976;?#40657;瞳盯着东宫冥。

                  “皇上可是说玉海关外,那北冥来犯的人马?#20426;?

                  皇帝点头,“正是,朕也希望耶律将军最后一战之后再走,可耶律将军非是说身子不行,这两日就得离开了,所以这一处关外,恐怕还得?#22836;?#30343;叔了。”

                  东宫冥看着皇帝眼中的精明,他同耶律奉天摄政这么多年,皇帝的本事再清楚不过,耶律奉天那老东西怎么可能会有隐?#35828;?#24819;法,?#24908;?#26159;皇帝觉得他二人碍事,如今不想要这两个强将了。

                  东宫冥心中明了,面上却不为所动,“既如此,那本王便应下了,皇上就等着本王的好消息吧。”

                  皇帝面露微笑,看着他身形出了宫殿,那身后的宫人立即便换了一副?#25104;?#30343;上,都已经准备好了,皇上您?#22836;?#24515;吧。”

                  皇帝?#25104;下?#20986;几分得逞的笑意,再未看一眼东宫冥的离去的身?#21834;?

                  天元一百五十六年,冥王带兵击退北冥,大获全胜行庆功宴时却被人下毒身亡,皇帝哀痛,特地?#38378;?#20004;千御林军亲自护送冥王回元京,当日入葬皇陵。

                  同年,耶律奉天告老还乡,皇帝亲政,改国号为元,自此开启了东临国的另一篇章。

                  全文完。

            http://www.nft.tw/html/11/11067/26536868.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nft.tw。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
          江苏体彩七位数

          <em id="izepd"><ol id="izepd"></ol></em>
          <sup id="izepd"><menu id="izepd"></menu></sup>

                  <sup id="izepd"></sup>

                  <progress id="izepd"><tr id="izepd"></tr></progress>
                  <dl id="izepd"></dl>
                  <dl id="izepd"><ins id="izepd"></ins></dl>

                  <em id="izepd"></em>

                  <em id="izepd"><ol id="izepd"></ol></em>
                  <sup id="izepd"><menu id="izepd"></menu></sup>

                          <sup id="izepd"></sup>

                          <progress id="izepd"><tr id="izepd"></tr></progress>
                          <dl id="izepd"></dl>
                          <dl id="izepd"><ins id="izepd"></ins></dl>

                          <em id="izepd"></em>